YOU

喜歡啥寫啥,但基本不更(。
非only CP,評論是我的最高動力(๑´ڡ`๑)

【罗浮生&朱一龙】易燃易爆炸-9

*OOC

*肉,生哥在下面(?),用药,手铐,蒙眼

点开看生生持续发酒疯

只是个肉写个这麽长,不香就算了还没啥内容我对於我也是很绝望的


EVERNOTE

SHIMO


自存(繁體)

【沈巍x小丑】发烧

*OOC

*可以接着买醉吧

*肉

用了评论里留下的梗写了,随意看看(。

又名教授欺负病人(并没有


EVERNOTE

SHIMO


自存(繁)

【罗浮生&冯豆子】不期而遇-0

*互攻

*有一点暗示但是反正现在是没肉(。

*现代,该有的人物都有(?)

*可能三观不正预警

*不是长篇,不要害怕

*OOC

 

-以下正文

 

这世上有许多巧合。

遇见一个人可能是巧合,碰到一个人正在被一群人欺负可能是巧合,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他突然大喊有警察来了救了那个人也可能是巧合。

有没有一种巧合是——

「谢谢你啊,那个人是我兄弟,我不能对他出手。」

被打花了脸的人抬头看他,笑了笑,眼眶却有些红。

「如果他当你是兄弟就不会打你、你脑子——⋯⋯罗浮生?」

「你是⋯⋯?」

「你睡过的人也能忘了啊?我是冯豆子啊,高中的时候我们⋯呃⋯⋯不记得好像挺正常的哈。」

毕竟罗浮生身边总是围着很多人,冯豆子也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唯一一个。

「呃⋯⋯豆子啊?」罗浮生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是僵住了,「好久不见了。」

眼前的人看起来有些尴尬,大概是因为被认识的人看到了这种情况让人有些难堪吧。

拜托,我也不想好吗?

遇上自己十年前的高中小霸王还曾经是自己的炮友被别人欺负他妈算是什么巧合啊?啊!?

咳。

「那⋯呃,要不这样,我请你吃顿饭吧?」

「不不不不不不必了!我只是看不惯有人这样欺负人而已!走啦!」

再也不见了!阎罗王!

罗浮生看着冯豆子离开,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

怎么就跑了?见了鬼一样?

他也没多想,觉得冯豆子可能就是不太喜欢他所以才不打算跟他一起吃饭的,毕竟他高中的时候风评就特别两极,有肉体关系跟他们之间感情好不好并不一定是对等的。

会跟冯豆子这种人扯上关系也算是意外了。

高中时他跟冯豆子的教室隔得特别远,远到就算是体育课也不太可能见到面。

至于他为什么会认识冯豆子呢?

高中时的冯豆子和一个叫做李萌萌的女孩子在一起,李萌萌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大家都想攀的那种,偏偏和一个没人认识的男生在一起了。

罗浮生虽然对李萌萌这种类型的女人没兴趣,还是想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冯豆子,时常和他的名字同时出现在学校记过警告名单上的人。

如果让现在的罗浮生选择的话,他当初不会去招惹冯豆子这个人。

冯豆子这个人看上去轻浮、虚荣,成绩也不好,实际上有着一些细腻的地方,他看着罗浮生,总是能轻易地说出他在想什么。

那让罗浮生感到无所适从。

和冯豆子成为床伴倒不算是什么意外什么巧合了,冯豆子本来就不是个特别洁身自爱的人,他也不是。罗浮生拿着点钱就说服了他和自己上床,起初只是觉得有趣,想看看冯豆子这样的人会给他什么反应,想用这个当作一个把柄去欺负冯豆子。他们就是因为做过了那一次发现彼此身体相性挺好,即便他们彼此都有女朋友,这种关系还是持续到了他们毕业的那一年。

毕业的那时候,冯豆子在家人的决定下继续读大学,而他则是加入了帮派。他们从那时候就走向不同的方向,从此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

罗浮生怎么可能忘记冯豆子?他们多少次在床上拥抱彼此,他们为了追求刺激也做过不少疯狂的事情。男人的身体比女人要强壮多了,不怕怀孕的问题,不用负责什么,只要他们彼此都愿意,没有什么不能尝试的,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大胆过了头。

他笑了声,离开了巷子口,却发现冯豆子站在那里。

「怎么了?」

罗浮生走到了他的面前,往冯豆子的方向靠近了一些,他没躲没挡,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他也还记得,冯豆子每次被他这样逗的时候都会往后躲,像个小女生一样满脸通红要他别闹,接着便会开始机关枪一样地骂人。

说起来,倒是有点怀念了,冯豆子骂人的时候是挺有趣的。

「想做了?」

「神经病,我已经结婚了。」冯豆子翻了一个白眼给他,「带你去看医生,亏你长一张挺好看的脸还不珍惜。」

虽然没我好看。

他补上了一句,罗浮生跟在他身后笑着,冯豆子终于忍不住转头指着他的鼻子。

「你再笑我就打到你家人都认不出你!」

「豆子。」

「干什么啊?」

「是李萌萌?」罗浮生把冯豆子拖进了巷子里,两手挂在他的肩上,「看来是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样?」

「冯豆子。」

「你到底想怎样?」

冯豆子感觉对方都手碰到了他的裤头,他伸手抓住了罗浮生的手。

「除了能生孩子,我不觉得李萌萌哪里比我好了?」

「你够了,罗浮生。」

「开玩笑的。」他举起手,「你还带我去医院吗?」

「要去就快走啊,废什么话啊?」

事实上,冯豆子根本没有结婚。

如果罗浮生对他稍微有些关注或是调查一下他就会知道,他跟李萌萌结婚的那天李萌萌消失了,留给他一对戒指。

女款的他戴在脖子上,而男款的他戴在自己的手上。

开始学做菜之后,冯豆子决定暂时不再去管那些男女情爱,他糟糕的个性改了不少,棱角被磨得圆滑。可他没遇上自己喜欢的对象,事实上他没特别喜欢李萌萌,李萌萌跟他们一样都不是什么干净的人。罗浮生说的也没错,论床上技术、论肉体的相性她都比不上罗浮生,甚至,在冯豆子眼里他也没有比罗浮生好看。

事实上,他知道自己挺肤浅的。

后来冯豆子和罗浮生喝了酒,他不记得他们怎么去开房间的了,他甚至不知道他们做了没。只是在醒来的时候他看见罗浮生抽着烟,而罗浮生始终没看他一眼。

从以前就是这个样子,反正他们不过就是炮友而已,是那种不需要正眼看的对象。

他通常也不去看罗浮生。

「对不起,我不知道李萌萌⋯」

「没什么,我认识的人里估计也就你不知道这事而已。」

「抽一根?」

「我不抽烟。还有,我不喜欢烟味,你熄了吧。」

「冯豆子。」

「又怎么了?」

「我还能再找你吗?」

「找我做什么?」

「做爱啊。」

冯豆子愣了一下,在罗浮生熄掉烟的时候一个枕头砸到了他的脸上。

「你干嘛啊?」

「就想打你,不行啊?那你打我啊。」

「我以为你成熟点了。」罗浮生笑了笑,搂着冯豆子的肩往他的耳朵咬了一口,「你跟高中比起来也没变得太多,豆子。」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我不原谅你。」罗浮生塞了张纸条进冯豆子的口袋里,「我们还会见面的,还有,忘记你今天看到的吧,记得美好的事情就好了。」

「我就问个问题。」

「你问。」

「你和许星程怎么了?」

罗浮生没有马上回答他,他一边穿衣服一边又拿起一根烟。

「爱上同一个女人了。」

他穿好衣服后又回头看向冯豆子,点燃了烟。

「换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

「这段时间,你和多少人做过了?」

接住了冯豆子丢过来的枕头,他笑了起来。

「你无聊不无聊啊?我不生气给你看你还没完了是吧?」

「我就好奇问问而已。」

在关上门之前,他听见很小声很小声的「没有」。

冯豆子是真的变了,都过去十年了,谁又可能完全没有改变呢?

因为他也变了。

遇到冯豆子之后他更认知到了这个事实。

罗浮生轻笑,从两片薄唇间有些许烟雾流出。

「下次再见。」

 

冯豆子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坐在床边发呆。

糟透了,遇上罗浮生就没好事。

去你的吧,臭扫把星。

 


上班!沒病人!寫文!

【罗浮生&朱一龙】易燃易爆炸-8

*OOC

*有肉,龙哥搞生生(。)含有用药情节,在各方面来说慎一点

点开看洗手台普累跟发酒疯生生

 

evernote

shimo


自存(繁體)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Д༎ຶ`)

【罗浮生&朱一龙】易燃易爆炸-7

*黑帮AU,互攻

*OOC

前面没说,设定生哥23岁龙哥31岁

 

-以下正文

 

说完,朱一龙轻轻捏着罗浮生的下颚想吻他,在他们的鼻尖碰到的时候,罗浮生往后退了一些。

「对、对不起啊龙哥,我有女朋友⋯」

朱一龙笑了笑,抬起头亲吻他的鼻尖。

「开玩笑的,我对你这种小孩子也没兴趣。」他嘴角的笑意更甚,他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腰,「床技又差。」

「喂你⋯!」

「怎么?难不成生哥您觉得您自己床技很好啊?」

罗浮生无话可说,至少他和朱一龙做的时候他基本上没顾虑对方的感受,他伸手往对方的肚子上揍了一拳,被对方用手掌挡了下来。

「别闹了,快睡,能让我陪睡得人可不多。」

他本来就不太擅长吵架,吵不过对方也就算了。他翻身背对着对方,闭上眼睛的时候感觉背后有股热度贴了上来,然后轻轻环住了他的腰。

罗浮生突然觉得累了,也就没去扳开对方的手了。

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罗浮生自小就失去爹娘,除了他已经放弃了的段天婴也没遇过真心喜欢的女孩,没有人真的给过他温暖。

在腰上的手收紧了些,罗浮生皱了下眉,意识模糊间他轻轻靠了上去。

他从未想过,会是朱一龙这个人给了他这种感觉。

 

后来,方翎暂时住在朱一龙家,罗浮生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这里,但却被阻止了。

「你可别想毁约啊,罗浮生。」

「我没有。」

「那你就好好待在这。」

「我有个要求。」

「说。」

罗浮生看了一眼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方翎,又看了一眼朱一龙。

「让我下去。」

「不行。」

「抱着一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朱一龙你是有病吧!?」

「挺好玩的。」说着他又抱得更紧了一些,然后微微抬起头凑近他耳边,「比被你上要好玩多了。」

「我都跟你道歉了、而且,那时候是你⋯」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啊!」

妈的这对狗男男,还好意思在她面前秀恩爱。

「别生气,小翎。」朱一龙笑了笑,伸手掐了一下罗浮生的腰,「兴隆馆的事情我们已经在处理了,妳不需要再听他们的了,事情处理完之前,妳就待在这里吧。」

罗浮生没说话,他也懒得说什么了,干脆拿起了书看。

「还有你,罗浮生。」

「干什么?」

「你也是,别乱跑。」

「我们是合作,不是让你把我关在这保护的。」

「我知道,但你不能擅自行动。」

「说得好像你就不会擅自行动一样。

兴隆馆的事情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复杂多了,罗浮生和方翎在朱一龙家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每个晚上朱一龙都会到罗浮生睡的那间房里待到他睡着。今天过去罗浮生终于受不了了,他把自己的手伸出被子抓住了朱一龙。

「要走就别来了,要不然就睡这里。」

「你在邀请我?」

「邀请什么啊?说我是小孩子没兴趣的不是龙哥您吗?」

「还生气了?」朱一龙笑了笑,「你表现一下说不定我就对你改观了?」

他用力把朱一龙拉上了床,伸出腿夹着他的腰。双手环在对方的脖子上,身上的人还担心压着他了,手支在床上。

「你干什么?」

「是你让我表现一下的。」

罗浮生只是不满自己被当小孩看,他对朱一龙没半点那方面的意思。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柔软的嘴唇就堵了上来,罗浮生轻轻咬着对方的唇,在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试图闯入自己口中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阖上了牙。

「生哥,接吻不是只能用咬的。」

「我知⋯」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他是,他也是。

唇舌交缠着,接吻发出的水声和亲吻的声音让人心跳加速,罗浮生看见朱一龙的耳朵红了起来,他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耳朵。

如果不是方翎的声音,估计一切都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朱一龙离开了他,他低喘着气,推了下身上的人。

「我去看看。」

「快去吧。」

罗浮生松了口气,整理着自己被扯乱的衣服,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想做什么。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看见朱一龙抱起那个瘦小的女孩子,头也没回地离开了家。

「发生什么事了?」

「方翎小姐摔下楼梯没有意识了,朱少爷这要送他去医院呢。」

那晚罗浮生做了恶梦,没能睡着。

隔天朱一龙和方翎都没有回来,罗浮生去医院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回到了洪正葆那里。

「义父。」

「浮生,兴隆馆的事情怎么样了?」

「义父您放心,正在处理了。」

「一龙呢?你们没在一起。」

他愣了一下,没想到洪正葆会跟他提起朱一龙。

「他女朋友受伤了,他在医院照顾她。」

罗浮生在美高美待了一天,第二天他约了许久未见的女友出来吃了顿饭。

「浮生,你在朱一龙那,没怎么样吧?」

「能怎么样?他对我挺好的,没怎么。」

「你不知道呀?全东江都在传呢。」看见罗浮生的表情,她又伸手指了指罗浮生,「说朱一龙在追你罗浮生。」

「妳说什么啊?朱一龙他有女朋友的啊,还住在一起呢。」

她没再说什么,他们简单地吃过了饭又一起听了场戏,罗浮生很少和喜欢京剧的人聊天,也或许是因此他才会一直和她在一起。

听完了戏之后,罗浮生带着她回到了美高美。他半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酒杯,另一手则抱着自己的恋人,和身旁的人聊着天。

罗浮生想要的不过就是这样而已,可是他却觉得少了点什么。

心里空荡荡的。

他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回到房间的,只是他看着躺在身旁的女人时,他才突然清醒了过来。罗浮生喝的不多,至少还不至于让他喝醉,他很确定他没对她做了什么。

「浮生,醒了?」

「嗯。」

他的女友比自己年长一些,有时候就像姊姊一样,她从不强迫他做什么、尊重他的想法和心情,又对他很好,所以罗浮生也很喜欢和她相处——但那种感觉好像终究称不上是男女之情。

「对不起⋯」

「浮生。」她突然笑了,「看你挺迟钝的我点醒你一下。」

罗浮生满脸疑惑地看着她,而她坐了起来背对着他一边换衣服一边说着。

「你是不是喜欢上那朱家少爷了?」

「我、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一男的啊?」

「但他对你很好。」

「那不能代表什么⋯而且他没对我很好。」

她转头看着罗浮生,罗浮生脸上写满了慌乱。

「但你们不是做过吗?」

「妳怎么⋯、」

「浮生你是在上面还是下面啊?」

「喂!」

「我想过了。」她突然又转换了话题,「对我来说,浮生你更像是弟弟一样,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

「我知道,浮生你在谈恋爱方面就没什么经验。」她站了起来,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姐姐会帮你的。」

她蹦蹦跳跳地离开房间的时候,其实罗浮生都还是懵的。

所以,他这算是被甩了吗?

 

许星程和段天婴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他算是很久违地见到了朱一龙,那时朱一龙和方翎也在那个餐厅。

说起来,朱一龙和方翎好像重新开始交往了,反正这个消息是传到罗浮生这里来了。那之后要他不要乱跑的朱一龙没来找过他了,估计跟方翎过得挺好的也没什么时间去在意他了。

和前女友并没有断了联络,他说了好几次他真的不喜欢朱一龙对方也没理他,一直告诉他该怎么做才能被他喜欢上什么的。

「我说过了,我真的不喜欢朱一龙。」

「浮生,你那么小就失去了父母。这样说或许你会觉得失礼,从小你就没有怎么真正感受到别人对你的好,你长大后更没什么人会违抗你,你啊,最容易喜欢上朱一龙那种人了。」

「什么意思啊?」

「又温柔又能跟你斗的那种人啊。」

「别闹了,我和他没可能的。」

罗浮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他本来是认真的在说自己对朱一龙没有那方面的感情的,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说的话影响了,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朱一龙。

确实,朱一龙虽然时常找他麻烦,但他们熟悉之后他也发现其实朱一龙人真的挺好的。

他发现自己否认不了自己可能喜欢上了朱一龙这件事情。

而他发现这件事情的同时他也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他只要看见了朱一龙,他就觉得不舒服。

那感觉跟他以前偷偷喜欢段天婴那种感觉很像——虽然那时间很短暂,还来不及让他感觉到这种难受。

或许,对朱一龙也会是这样吧,他很快就会走出去的。

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的是,看着朱一龙和方翎黏在一块的感觉,要比当初他知道段天婴跟许星程交往了还要难受,难受太多太多了。

和兴隆馆再一次发生冲突,他一个人对上一大帮人,即便他有着足够的战斗力也没能躲过皮肉伤。他拿着开山刀蹲在地上,背上的伤口每一次呼吸的时候都一阵一阵发疼。

当初他救了方翎的时候也是这样。

如果当初他没有救方翎呢?那他和朱一龙还会像以前一样互不干涉,他就不会像现在一样苦恼了。

胡奇说,他把自己爱的女人拱手让人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他老早就没有在追段天婴了,和前女友在一起的时候,罗浮生是认认真真地想要好好过日子的。认识了朱一龙之后,他就决定让自己过得快乐一点,他不想继续思考段天婴的事情,他不想让自己继续喜欢一个不会有结果的人。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偏偏又喜欢上朱一龙这个人呢?

一个更没有可能有结果有未来的对象。

「罗浮生!」

听见声音他微微抬起头,跑来的人是朱一龙,他马上站了起来,朝着对方笑了。

「龙哥,你怎么来了?」他轻轻抓了下自己的头发,上面也染上了血,「抱歉,让那胡奇跑了。」

「别管他了,你没受伤吧?我看看。」

「嗯,没事,能有什么事啊?我是什么人?」他笑着说,「我是罗浮生啊。」

「你没事就好。」

在方翎来找朱一龙的时候他终于离开了,罗浮生又一次蹲了下来。

嗯,没事。

怎么样都没比他的心脏疼。

所以,没事。

「大哥,你逞强什么啊?我送你去医院。」

「什么逞强啊。」

「你都疼哭了,这不逞强啊?」

「啊?」

他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脸颊,竟然真的有些湿意,他很快把脸上的泪水抹去,当然还威胁了罗诚让他不准说出去。

 

出院之后,他去找了她的前女友。

「嗯?浮生?怎么突然来找我。」

「今晚有空吗?来美高美。」

「知道了,怎么了吗?」

罗浮生朝着她笑了笑。

「我失恋了,姐姐你不陪我喝酒呀?」

眼前的人愣了一下,然后才又笑了。

「陪,当然陪,那——晚上见?」

「嗯,晚上见。」

罗浮生躺在沙发上喝着酒,他饭也没吃,他感觉胃壁灼烧着。有人从旁边贴了上来,柔软的胸部贴在他的手臂上,他轻轻缩了一下手避开,却让对方把酒杯贴在他的唇上。

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是他越喝他就越难受,好像他喝了一口酒,对朱一龙的喜欢就多一些。

他听见了前女友的声音,抬起头看向对方。

「浮生,你喝太多了,别再喝了。」

「姐,」罗浮生早就喝醉了,他抢走对方手上的酒杯,仰起头将那杯酒灌入肚子里,「是妳答应要陪我喝的。」

他转过身躺回沙发上,他的胃疼得厉害,头也晕得厉害。

「浮生哥,来。」

「嗯⋯喝⋯」

吞咽的动作都变得有些迟钝,来不及咽下的酒水从他的嘴角流下,他的胃突然抽痛了起来。

「我去下厕所⋯」

罗浮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浮生!⋯⋯我去看看、各位继续玩吧,浮生他该休息了。」

「知道了——」

谁看不出来罗浮生喝多了,她们也让罗浮生别喝了,但他就是坚持要喝,既然罗浮生心情不好,她们谁也拿他没办法。

罗浮生走到厕所,他吐不出来,只是在洗手台上洗了把脸,然后无力地趴在上头。他的身体因为酒精发烫,他几乎要没办法思考了。

听见皮鞋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罗浮生转过头看向来者。那个人说着什么,他没听清,招了招手让对方过来,打断了他。

「我说你,挺帅的啊⋯」他什么也没想,双手就这么缠上了对方的脖子,脚拐了一下直接撞进了对方怀里,「要不⋯嗯⋯」

罗浮生抱着对方,嘴唇轻轻贴了上去。他有些粗鲁地伸出舌头卷起对方的,那人搂着他应着他的吻。火热的亲吻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他模糊之间想着他想着他该推开对方,可他又舍不得放开。

因为这个人长得实在太像朱一龙了。

「碰我、你碰碰我⋯龙哥⋯」

「你喝多了。」

「我没⋯没有⋯」他傻笑了下,伸手想脱对方的衣服,对方在他身后的手却突然收紧,「怎么了?快点啊⋯」

「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不要、」他抓着对方的领口,双脚也站不稳了,就这么往后撞到了洗手台上,「不要,不要、别把我当小孩⋯」

罗浮生从来没说过这么不知羞耻的话,不管他是不是朱一龙,他现在不想让眼前这个人离开。他想从这个人身上获得一点安慰,他想让自己醒来的时候觉得已经足够了。

然后他就能放手了。

「上我。」

 


等等就更文!(。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需要!

知直止致:

码一下……


沙雕鸽手只想白嫖:



码住!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在被夾娃娃機店趕出來之前撤了😂😂